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法律学堂

一个基层法律职业人的行与思

 
 
 

日志

 
 
关于我

有点理想主义色彩的基层法律职业人,著有《无法不谈:一个法律人的行与思》(海洋出版社,2009年6月版)、《离婚为什么》(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7月版)。qzfywxt#163.com qq:1312909156

网易考拉推荐

韩群凤案各方观点撷取  

2012-03-16 09:16: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羊城晚报报道:

    6月28日上午10时,溺死两名脑瘫双胞胎儿子的韩群凤在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接受宣判,法院经审理判处韩群凤故意杀人罪成立,经综合审议决定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驳回韩群凤辩护人缓刑要求。

 

韩群凤:

    韩群凤听判流泪,没有当庭上诉

    我感觉自己的情况无论怎么判决都是要承受的,我一定要努力改造来赎罪。谢谢大家的关心。

    “我很痛心很痛心,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绝对不会这样做!”

  

 

    在韩群凤案发当晚留给丈夫的遗书里,要强、愧疚、无助、绝望叠加:“对不起,未经你同意,我就带走两个儿子了,这十多年的灾难是我带来的,所以我只能独自带走。多谢你一直以来的不离不弃。只面对儿子不能自理的绝望来过日子,倒不如不需花那么长时间去捱了。连你、你妈妈也一起累坏更惨。”

  这封趁丈夫陪孩子玩的时候偷着写下的遗嘱,韩群凤要丈夫“不要厌、不要恨,让我们母子三人静静走。”

  一把血泪,无尽苍凉。

 

韩群凤的丈夫:

    妻子的精神鉴定书和夫妻二人对儿子十几年的照顾和治疗,还有现在社会保障制度的不完善,对轻判都有一定的意义。

    希望政府和社会继续完善残疾人的保障制度,加大力度建设残疾人学校和康复中心,让像自己一样的这些不幸家庭真正感受到政府的关心和帮助。

    如果妻子能回家,我会请一位心理医生对妻子进行心理辅导,让她慢慢忘记过去的事情,让她重新生活。”对于自己和妻子的未来,黄某林是这样设想的。

    其告诉记者,“判刑重了,考虑上诉。”随后匆匆离去。

 

相关家属:

    我家人表示不上诉,但希望她能在东莞服刑。”韩的三姐表示,判决当天全家人有过商议,讨论要不要上诉,昨日正式决定不予上诉。“上诉获得轻判的可能性很小,作为家属,肯定希望越轻越好。但如果能抽出来站在社会的角度,会觉得判5年是轻的了。”

 

法院:

     法院审理认为,韩群凤的犯罪动机并不是单纯为了摆脱负担、放弃抚养义务,且她的家庭背景、犯罪动机有值得宽宥之处。相对于其他严重危害社会的故意杀人行为,韩的主观恶性相对较轻,社会危害相对较小,应认定为故意杀人罪犯罪情节较轻的情形,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幅度内量刑。鉴于韩群凤在案发时行为辨认能力正常,但控制能力明显削弱,是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

    在酌情处罚的同时,法院驳回辩护律师的缓刑建议。判决书认为,生命权是自然人享有一切权利的前提,任何人即使是其父母都无权剥夺。同时,生命是平等的,其价值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脑瘫儿和正常人一样享有受法律保护的生存权。作为残疾人,他们更应受到社会、家庭更多的关怀。《刑法》对故意杀人罪的量刑规定,说明了故意杀人是非常严重的刑事犯罪,依法应当严惩。纵使韩群凤有特殊的作案动机和家庭背景,但她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尤其是造成两条人命被非法剥夺的后果,以及保护残疾人合法权益的需要,法院不宜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

     对于韩群凤为何被判五年有期徒刑,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主审法官薛枫艳回答,这是合议庭对韩群凤案件综合审议得来的结果。韩群凤杀害孩子源于多年累积的压力,并非单纯为了摆脱生活困难,所以有特殊的家庭背景,相对其他凶杀案,社会危害性较小,犯故意杀人罪情节较轻,应判3-10年有期徒刑,但合议庭考虑到韩群凤杀死两名儿子,违反了孩子的生命权和生存权,不适合判处缓刑案发时其控制能力弱,属于限制行为能力人,法院酌情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      

法官薛枫艳:

    法律的作用不仅仅在于惩罚过去的犯罪行为,也要考虑对未来的行为形成一种规范和约束的力量,以及对社会民众的预防作用。目前全国的脑瘫儿童有几百万人之多,其他类型的残疾数量更是一个庞大的数字。这些不健全的、相对脆弱的生命更需要得到法律的保护。

   6月28日庭审宣判结束后,主审法官薛枫艳接受媒体采访的一席话,也为韩群凤一案的情法碰撞作了注脚。“故意杀人罪是很重的罪名,法院也考虑她的从轻处罚情节。此案社会舆论很多,我们也听取了民意。至于情与法的问题,我们在具体案件过程中进行了综合考虑,然后做出一个独立公正的判决。”

    在审理案件中,看到网友在追问:“如果我是母亲,我会做到什么样的程度?”这是一个很尖锐的内心反问。我可能会回答,我会尽全力去医治小孩,不抛弃不放弃。但这是假设性问题,在同样的境况下,我们每个人是不是能够做得更好,不是每个人都能作出肯定回答的。对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做出预测,是不客观的,是没有意义的。

 

量刑详解 对韩群凤量刑的5个理由

故意杀人罪名成立:法院认定,公诉机关指控韩群凤犯故意杀人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罪名成立,法院予以支持。

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法院认为,鉴于韩群凤在案发时行为辨认能力正常,但控制能力明显削弱,是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而且其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悔罪态度较好,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

犯罪动机有值得宽宥之处:法院认为,韩群凤的犯罪动机并不是单纯为了其本人摆脱负担、放弃抚养义务,而是其在对两个脑瘫儿尽力照顾、治疗13年后却未看到好转的希望,这源于多年艰辛积累的精神压力和对未来生活的绝望。法院表示,韩群凤实施犯罪有特殊的家庭背景,犯罪动机有值得宽宥之处。

主观恶性相对较轻:法院表示,相对于其他严重危害社会的故意杀人行为,韩群凤主观恶性相对较轻,社会危害相对较小。据此,法院认为应该把韩群凤的行为认定为故意杀人罪犯罪情节较轻的情形,在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幅度内量刑。

韩群凤不适用缓刑:庭审时韩群凤的辩护人曾建议法院对韩群凤适用缓刑。然而法院的判决并没有支持该辩护意见。法院解释称,生命权是自然人享有一切权利的前提,是最基本的人权和法律保护的最高法益。一个人的生命不是某个人的私有财产,任何人即使是其父母都无权非法剥夺。同时,生命是平等的,脑瘫儿和正常人一样享有受法律保护的生存权。

综合考虑之下,法院认为该案不宜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

检察院:

    在案件侦查阶段,就有数百村民为韩群凤联名求情,在媒体报道之后更是有数十万网友表达怜悯。

  检察院方面回应:精神鉴定表明韩群凤在作案时受到抑郁情绪影响,被认定为限制行为责任能力,或可得到从轻判决。

 

检察官:

    6月2日,韩群凤一案公开庭审,检察官陈词回答了公众的追问———“严格执行法律的目的,并不是要再一次去破坏已经遭到破坏的社会关系,而是希望通过法律的调整,实现社会利益的平衡。”公诉人建议,对被告人从轻或减轻处罚,给被告人改过自新的机会,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鉴于本案的特殊情况,公诉人建议合议庭对被告人实施犯罪的背景、行为、社会危害程度、刑事责任能力、认罪态度,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给被告人改过自新的机会,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统一。

 

法律界人士:脑瘫儿不是濒临死亡的人,他们的生命权和正常人一样,任何人都无权剥夺。

          “每个个体的生存权都应该受到保护,韩群凤应该依法受惩。”

          对法学界人士来说,“先讲法、再讲理、后讲情”是最基本的法律共识。

       “每个个体的生存权都应该受到保护,即使是作为生身父母,也没有任何权利剥夺孩子的生命。”

           有法律人士撰文认为,法律的归法律,人情的归人情。

 

法理依据:

    刑法第232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死刑立即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无期徒刑、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这是刑罚适用的“格”(顺序)。

  分析法条,我们看出,对于故意杀人罪,法定刑的排序则是由重刑到轻刑排列,即刑法对故意杀人罪的首选法定刑是适用死刑,体现刑法对故意杀人这种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犯罪案件从重打击的方针。犯故意杀人罪只是在有其他从轻处罚的情节时才能考虑排除适用死刑。因此,故意杀人罪适用死刑的数量在所有犯罪中一直占第一位。这体现了我们国家对于公民生命权利的特别保护。

 

东方法眼,文章《韩群凤溺死13岁双胞胎脑瘫儿其实可以免予刑事处罚》—王学堂:在参考2011年5月期的《最高人民法院公报》一则陕西省府谷县法院的案例后(郝卫东盗窃案)认为,韩群凤案件:

  1.韩案的犯罪对象具有特殊性,杀死的是自己的儿子。

  2.被害人家属(韩群凤丈夫)对被告人表示谅解且明确提出希望免予追究刑事责任。

  3.被告人有案发后有悔罪表现,且自杀未遂。

  4.被告人归案后认罪态度好,又系初犯。

  所以,免予其刑事处罚无任何法律难题。

    王学堂认为:法律虽然讲求惩罚功能,但更强调矫治和养成功能(亦称教育功能)。刑罚不仅是对犯罪人的一定权利和利益的剥夺,而且还表明国家对犯罪分子及其行为的否定的评价,道义上谴责犯罪分子,这对于犯罪人以及其他人都寓有教育的意蕴,如果没有教育这一因素,刑罚同样不成其为刑罚。在这个意义上,对溺子案从轻处罚是有法理依据和群众基础的,因为即便是不处罚,也没有人愿意效仿杀害自己的亲生骨肉,毕竟血浓于水。

  就该文章作者看来,法律绝对不是无情物,法官也绝对不是“吞进法律条文和法律事实,吐出正确判决”的自动售货机,而法律的温情后面隐藏着对人性的尊重。对韩群凤免予刑事处罚没有任何法律难题。

 

广州悲情妈妈:

    我希望公众能够从我身上,理解韩群凤的苦衷。她的行为,应该得到社会的宽容和理解。更希望法院能够酌情审理,今天韩群凤的悲剧,难道真的只是她个人的责任?难道社会能够将全部罪过都推到她身上而不作反省?”黄妈妈直言,社会对脑瘫家庭、残疾人家庭的理解和尊重远远不够。“我希望能够以此唤醒社会的良知,也许,成千上万的残疾人家庭能够获得帮助。”黄妈妈在电话里哀叹“不要再出现第二个韩群凤。”

  黄妈妈直言,自己已经作好不能出庭作证的准备。如果得不到特批,她将静静地坐在旁听席上,给韩群凤无声的支持。“也许韩群凤对判刑已经置之度外了,我们这群到场的妈妈,依然想要给她生的勇气。”

 

上千名残障儿童母亲:

    他们联名写下请愿书递到法庭。“韩群凤,她就是我们这一群的一个缩影!我们跌倒了!但孩子嗷嗷待哺地哭泣,不能容忍我们有太多的时间去疗伤。孩子每一个异常的姿势和举动,让我们无法放弃肩上的责任,我们无法也来不及去算计抚养这样重残孩子的代价。”妈妈团不断为韩群凤奔走呼吁:“她在绝望、压抑的瞬间,做出了法律无法宽恕的失去理智之举。我们恳请,法外开恩,从轻处罚这位可怜的母亲吧,她尽到了一个母亲该尽的责任。请给她,一次重新站立的机会!”

 

辩护律师:

    四点情节可从轻处理

   韩群凤的辩护律师称,韩群凤的行为虽然构成故意杀人罪,但有以下减轻刑罚的情节。

  一,韩群凤的丈夫黄桌林于2010年12月14日向公安机关申请对韩某凤进行司法精神鉴定,鉴定结果为韩群凤在案发时是限制行为能力人,根据法律规定可从轻或减轻刑罚。

  二,根据证据,韩群凤十几年来无微不至,抚养照顾脑瘫儿子,倾家财治疗儿子,尽到了母亲的责任;但13年来儿子的情况没有好转,韩群凤的行为是迫于强大的生活压力和对未来的失望才不得已实施的犯罪行为。韩群凤的行为是出于为儿子解脱痛苦,主观恶性小,社会危害程度小。

  三,这起人伦悲剧反映出我国社会救济制度的不足,如果社会救济能充分分担韩群凤抚养压力的话,韩群凤绝不会绝望至亲手溺死亲儿。正因如此,韩的亲戚、朋友、同事都联名求情;韩群凤案件经媒体报道后,有超过数十万读者及网友对韩群凤表示同情,呼吁对其减轻处罚。

  四,韩群凤系初犯,坦白交代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且根据其供诉,确有悔罪之心。

 

其他律师:  

  广东知明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汪腾锋呼唤:“她并不是出于主观恶意,而是迫于经济压力、精神痛苦所采取的非人措施。伤残儿童给父母及家庭带来的痛苦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韩群凤情有可原。” “辛苦守护脑瘫孖仔13载”、“亲手残杀子女后自杀”、“案发时受到抑郁情绪影响”等情节,伤残儿童给父母及家庭带来的痛苦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韩群凤情有可原。”

 

省残联康复部部长柯沫夫:

    我省将尽快建立起全省统筹的残疾儿童评估和转介系统,为残疾儿童进行建档管理、康复评估、转介服务和社工定期跟踪等服务。

    “残疾人和康复机构之间一直以来存在着信息不对称的严重问题,导致很多残疾人不知道到哪里找康复机构,同时一些康复机构也不知道到哪里找残疾人。”柯沫夫说,“目前全省0—6岁残疾儿童约17万人,但全省能提供的康复学位不到7000个。在资源这么紧缺的情况下,有的康复机构还出现空余学位的现象,造成资源的闲置和浪费。”

 

法官寄语:你并不孤独

    与一般的判决书不同,在韩群凤的判决书后面附有一段法官寄语,读来令人感慨。

    韩群凤:

    你的遭遇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社会在反思,为何没能早一点伸出援助之手,在悲剧发生前去挽救在希望与绝望中挣扎的母亲。你担心两个儿子的未来,以为死亡是让他们解脱的最好方式,但留给家人的却将是无尽的自责与悲痛。在困难和痛苦时寻求帮助和慰藉,不是软弱的表现,而是对生命负责。案件发生后,你的朋友、家人、村委会及其他组织通过各种方式表达了对你的关心,希望法院能对你从轻处罚。广州扬爱特殊孩子家长俱乐部的会员特意赶来旁听庭审,并让法庭一定要告诉你:他们都是和你有类似遭遇的家庭,他们愿意和你以及其他类似的家庭相互支持、帮助和鼓励,你并不孤独。

    法律不是冰冷的,法律也有人文关怀,但法律的威严不可侵犯,法院慎重作出了判决。你未来的人生还很长,怎样走出心理的阴影,坚强乐观地开始新的生活,这是我们在判决后更关心的问题。我们希望你能感受到世间的温情,重燃对生活的热情和期许,在服刑期间好好表现,争取减刑,早日回归社会。

    我们也相信,你的经历将促进我国社会救济制度的完善,将唤起更多的人去关心、帮助这些特殊的家庭,这将是对你在天堂的两个儿子最好的告慰。

 

 

《为东莞韩群凤女士求助》的公开信 

    这些家长在公开信中动情地写道,读到报道前,即便与韩群凤擦肩而过也无缘相识,而现在却让他们这些同样是脑瘫家庭的家长“心都为之震颤”。这些家长认为,韩群凤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名字,而是“脑瘫家庭的一个缩影”。他们认为韩群凤在绝望、压抑的瞬间做出了法律无法宽恕的失去理智之举,相信法律会给她一个适当的处罚。

     他们认为,韩群凤有判缓刑的可能,他们担心的是韩群凤将怎样面对以后的生活。为此,他们请求给韩群凤以适当的心理辅导,同时请社区组织脑瘫儿家长互相鼓励,不要再让韩群凤的悲剧重演。

为东莞韩群凤女士求助公开信摘录)

    当隔壁邻居家的孩子在匆匆忙忙中,逡巡在“不要输在起跑线上”的各种辅导班的时候,我们仍然在为孩子能够顺利地吞咽食物、能够坐直、能够站立、能够迈出人生的第一小步、能够开口叫声妈妈、能够看看多彩的世界、能够听听周边的声音而努力着。

    我们的青春远逝了,我们的体力耗尽了,我们的积蓄花光了,但孩子情况并没有明显好转的迹象。我们时常感到绝望!我们也有像韩群凤那样曾经冲动的瞬间,我们想结束这种炼狱般的生活!但我们真的不能。我们为这瞬间的罪恶念头而深深自责!

   做一个脑瘫孩子的妈妈,实在太辛苦了。请帮助我们这些有着相似经历,相同压抑的脑瘫孩子的家长,让我们有勇气面对未来的种种艰辛吧!

     

言论集锦:

    法不容情,法的宽严相济精神如何体现?定罪和量刑程序分离被寄予希望。

  法律面前,人性悲剧如何在罪与罚的分置里获得“救济”?

  法律看到的,是韩群凤背后几百万脑瘫儿童,以及更庞大的其它残疾群体———他们需要法律的保护;法律希望做到的,是在情与法的博弈中,重整被破坏的社会秩序,让正义和公平得到实现。

    南方日报发出快讯后,判决的结果不断在网上被转载。情与法的悲情碰撞,得到的不只是一个判决结果,更多的是拷问——— 究竟是什么,让无微不至照顾两个脑瘫儿13年的慈母最终绝望崩溃?社会和救济制度该如何反思?

    一边是杀人的铁的事实,一边是脑瘫儿母亲的悲情遭遇,韩群凤一案所折射的情与法,在现实中,遭遇了激烈的悲情碰撞。

    求情呼声汹涌而至,法律的尊严却不容挑战。

    对于一个已经死过一次的人来说,5年监牢也许不能触痛她的内心,但是在网络上,这5年刑期却刺激着无数曾为她求情网民的心。

     韩群凤想不到自己吞下大量毒药却没死成,她也想不到从站到审判席的那一刻起,自己注定要改写历史——韩群凤案引起全国上下广泛关注,最终将催生出广东新的救助政策。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6741c3e0100tb1b.html
  评论这张
 
阅读(4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