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法律学堂

一个基层法律职业人的行与思

 
 
 

日志

 
 
关于我

有点理想主义色彩的基层法律职业人,著有《无法不谈:一个法律人的行与思》(海洋出版社,2009年6月版)、《离婚为什么》(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7月版)。qzfywxt#163.com qq:1312909156

网易考拉推荐

囚犯增肥免死与懒汉锯脚领救济被拒:同为规避法律后果不同  

2012-04-04 13:32: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囚犯增肥免死与懒汉锯脚领救济被拒:同为规避法律后果不同 - 王学堂 - 法律学堂的博唠阁


 法律是一种规则,既然是规则,不可能尽善尽美,于是许多聪明人千方百计利用规则的漏洞规避规则。不可讳言,自从有了法律,自然也就开始了对法律规避的历程。

当然,至于最终结果有成功了的,也有不成功的。这完全依赖于规则制定方的解释,或者说是法律所体现的司法理念不同。

现年56岁的奥地利男子汉斯·厄尔厄尔此前长期无业,为了领取救济金,他声称自己病重而且不喜欢就业机构介绍的工作。就业中心人员告诉他,只是拒绝他们介绍的工作并无权领取失业救济金,除非有需要医治的身体问题。

为了符合领取救济金的条件,为了制造“有需要医治的身体问题”,天生不喜欢工作的厄尔开始了精心策划。

他自己组装了一台斜切锯(如图),在妻儿不在家的时候故意锯掉了左脚。他还将断足丢进炉子里处理,以保证医生无法将其重接。然后,他拨打了急救中心的电话。急救人员赶到之前,他差点因失血过多而死。医院发言人称,由于断足已烧焦,所以无法重接。

这下厄尔的救济愿望会实现了吧?

不成想,奥地利费尔德巴赫就业中心的发言人称:“即使失去一只脚也不能证明他不具有劳动能力,当他出院后需要接受评估,我们到时会看能为他找到什么工作。” (2012330日《羊城晚报》)

想要靠领失业救济金过活而锯掉左脚也不符合申领条件,厄尔真够倒霉的。奥地利的法律看来也够不人性化的。

同样是西方国家,美国就有一案与之结果完全不同。

美国一名罪犯因为一级谋杀罪,被法院判处绞刑,律师绞尽脑汁,上诉到联邦巡回法庭,没有结果,又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还是没有结果。律师不甘罢休,向州长申请特赦,州长不同意,又申请总统特赦,也被拒之门外。

在提出上诉、申请特赦期间,律师指点罪犯在监狱中增加饮食减少运动,特别是多吃薯条、巧克力等高热量的食物。罪犯虽然对此百思不得其解,但百无聊赖,就听从了律师的话。等到提出上诉、申请特赦结束,十年已经过去,罪犯的体重果然大幅度增加,竟然超过了240磅。律师请权威法医对罪犯的颈椎进行鉴定,证明其第二颈椎和第三颈椎之间特别脆弱,很可能因无法承受其240磅的体重而断开。至此,律师向联邦最高法院提出动议,这个罪犯的体重已经超过240磅,对其适用绞刑会导致身首异处,违背宪法规定的人道主义原则。

罪犯先在监狱中多吃少动造成肥胖,然后再以肥胖为由申请免除绞刑,这在中国人看来是强词夺理,无理取闹。但在美国,却是于法有据的,美国宪法明确规定,任何人不能因为他的犯罪行为而受到极端残忍的刑罚。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联邦最高法院竟然采信了律师的说法。认为律师的说法符合宪法精神,只要罪犯的体重保持在240磅以上,就对其不适用绞刑。犯罪分子仅仅因为肥胖而对其免除绞刑,这似乎有些匪夷所思,却完全不是天方夜谭,这是发生在美国的真实案例,并且因其独出心裁而编入美国律师协会指定教材。(转引自201192日《人民法院报》)

那么,这两个案件为什么同样是规避法律而当事人获得的结果完全不同呢?

我个人对上述两国的法律均无研究,但我认为,关键就在于两者涉及的当事人权利不同。

美国案例涉及到的是人身的基本权利(生命权和自由权),而奥地利的案件则是财产救济权。

说到后者,有一个经典案例,叫鲍富莱蒙夫人案。原告鲍富莱蒙为法国王子,其妃子原为比利时人,因与鲍结婚而取得了法国的国籍。婚后,鲍妃又同罗马尼亚比贝斯柯王子相恋,要与鲍离婚。但当时法国法律只允许分居不允许离婚,而当时德国的法律却允许离婚。为了达到离婚的目的,鲍妃移居德国并获得了德国公民的身份,随后,鲍妃在德国法院提出与鲍离婚的诉讼并获得离婚判决。鲍妃在离婚后与比贝斯柯王子结了婚,并以德国公民的身份回到了法国。鲍向法国法院起诉,要求宣告王妃加入德国籍及离婚、再婚行为均无效。法国法院受理了这一案件。按照当时法国的冲突法规定,婚姻能力适用当事人的本国法,由于鲍妃已归划为德国公民,其本国法为德国法。按德国法,鲍妃的离婚是有效的,但法国最高法院最终还是判决鲍妃在德国的离婚和再婚均属无效。至于其加入德国籍问题,法国法院无权审理。

看来,规避普通民事案件是很难成功的,而涉及到人权问题则成功可能性大一些,这有点类似于我国刑事司法上的“疑罪从无”!

当然,这更多还靠法官的裁断!西红柿究竟是蔬菜还是水果?看似简单的问题却引发不少争议。在美国,曾有人就西红柿是水果还是蔬菜提起诉讼,该诉讼经过几级法院审理,最后由联邦高等法院判决:西红柿不是水果,是蔬菜。(参见王学堂著《无法不谈:一个法律人的行与思,海洋出版社,20096月第1版,1619页》)

其实,西红柿属于蔬菜倒不是因为它就是蔬菜,而是因为法院认定它属于蔬菜,并以判决的形式确定了它的地位。

上述案件在我国或许有很大争议,但在案发国,估计难能有多大反应,因为司法裁断的公信力使然。

                

  评论这张
 
阅读(76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