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法律学堂

一个基层法律职业人的行与思

 
 
 

日志

 
 
关于我

有点理想主义色彩的基层法律职业人,著有《无法不谈:一个法律人的行与思》(海洋出版社,2009年6月版)、《离婚为什么》(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7月版)。qzfywxt#163.com qq:1312909156

网易考拉推荐

“农民工最迫切想要解决的是公平问题”  

2012-05-16 08:35: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民工最迫切想要解决的是公平问题” - 王学堂 - 法律学堂的博唠阁



 

《洪流:中国农民工30年迁徙史》佛山签售,法律工作者呼吁

“农民工最迫切想要解决的是公平问题”

类别:社会民生   浏览量:
24
   版次:FB01   版名:佛山读本 封面   稿源:南方都市报   2012-05-16 
作者:程俊 邵铭 杨森 朱利辉 安小庆 郭继江 原创  

南都讯 继中国农民工30年迁徙史论坛暨农民工致敬典礼前日在广州召开后,昨日关注农民工的风潮也刮到了佛山。昨日下午《洪流:中国农民工30年迁徙史》走进珠三角巡回论坛和推广的首站———佛山新华书店,与佛山这座制造业城市的近百农民工兄弟面对面,共同交流探讨这30年间农民工在当代中国的迁徙故事。(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佛山制造”享誉国内外的背后,是近200万产业工人用汗水和智慧支撑起来的庞大经济体。本次巡回论坛和图书推广的首站,选在佛山,是对佛山农民工兄弟的致敬。这与此次策划“为大时代做传 为农民工立传”的初衷不谋而合。

    昨日下午,“农民工改变中国”南都记者与公众对话暨《洪流》巡回签售会,邀请到佛山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林德荣、花城出版社副社长谢日新以及相关专家学者等前来出席。这也是该书在珠三角城市签售的第一站。今天该书将在东莞图书馆签售,接下来还将在江门、惠州、珠海等地签售。

    前来参与论坛讨论暨新书签售的观众近百人,不少佛山本地农民工作家、学者、企业、NG O组织也获悉赶到现场。论坛暨签售仪式从下午三点持续到近5点才结束。据统计,在昨日下午半个小时内,《洪流》一书共签售了168本。此外,昨天论坛现场还向佛山图书馆、佛科院图书馆、佛山市一中图书馆、南海区图书馆以及何晓波工作室建立的“南飞燕爱心书屋”分别赠书。

    《洪流》背后的故事

    为了讲好故事有的稿子改了六七遍

    南都首席记者韩福东:我曾经参加过不少报社的策划,比如近两年的新中国成立60周年、辛亥百年等,按照新闻传播的一般规律,这些策划中的人物都是历史上的大人物。但正如昨天致敬典礼上所说的一样,这次的农民工30年迁徙史,不同于此前任何一个策划,第一次把焦点对准了我们的农民工兄弟。我负责其中一个小组的统筹工作,有的同事为了把故事讲得更好,把稿子改了六七遍。

    农村已回不去了却没机会留下来

    南都佛山记者杨森:农民工30年采访结束已经9个月了,但是对新生代农民工的未来仍忧心不已。这些80后、90后的新生代农民工,出生在改革开放后。他们成长过程中干过农活的并不多,很多从没有下过田。在时代的洪流下,因读书不力或其他原因,他们离开农村来到城市。在城市里,他们很快习惯并喜欢上城市的生活方式,并努力让自己的外表和城里人相同。但他们留在城里的梦想在现实的情境下看上去却很遥远。因为户籍、经济等多重阻力,他们留在城市的希望近乎渺茫。他们都说,农村已经回不去了,但是城里却没有机会和能力留下来。他们的未来在哪里,目前仍是这个时代很大的命题,很难有效解决。

    年轻人都出去了谁来传承传统仪式

    南都佛山记者安小庆:我所写两篇报道,分别从经济活动和村庄宗族两个角度,讲述凉山这个最大的彝族聚居地在劳务输出中的故事。印象最深刻的是,这也是我在外求学工作多年后,第一次进入真正的大凉山的美姑县。这里的大街上,可以看到传承千年传统的毕摩走在大街上,也可以看到回来过年的时髦年轻人。年轻人用手机听着“伤不起”,但是降温的时候,他们依然裹着传统的查尔瓦披肩。这让我看到现代化和民族化这两种力量,在我们身上正发生着的奇妙反应。我比较悲伤的是,由于年轻人都出去了,彝族人最看重的丧葬仪式却难以为继,因为毕摩的传承人越来越少。

    农民工·讲述

    要是遭遇工伤,一般都很难得到赔偿(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讲述人:陈道清,18岁,伤残九级(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来自四川达州的陈道清,今年才18岁,但两根手指上却留下了触目惊心的伤痕。去年5月,初中还没毕业的她来到佛山一家食品厂打工。和其他血汗工厂一样,这里每天都要工作10多小时,“有时忙得一个月没有休过一天”,而工资却只有1000多元。3个月后的一天中午,由于厂里中秋节赶货很忙,加之工作累,她左手的食指、中指不慎被切割机割到。在工友的帮助下,她在医院接好了断指。而工厂老板在支付了医药费后,拒绝按照工伤支付赔偿。

    “他们说你的手指没事的,过一两年就恢复到以前了。”小陈有些委屈,直到现在她的手指都不能受力,也无法伸展开。在反复交涉无果后,她在外来工组织的帮助下,在劳动部门处申请了伤残鉴定,被评为“伤残九级”。目前,她一边在外兼职,一边等待劳动部门工伤仲裁。她感慨地说,像她这样的农民工要是遭遇工伤,一般都很难得到赔偿,“很多黑心老板看准我们拖不起。我们要租房、生活费、打官司,费用很难承受。”

    没有农民工干活,工厂不就要倒闭了吗?

    讲述人:周先生夫妇,在佛山打工11年多

    签售会开始前,一位挺着大肚的孕妇静静地和丈夫站在人群外,聚精会神地看书的宣传片。他们是来自云浮的周姓夫妇。周先生初中毕业就来到佛山打工,已经来佛山11年多,从事室内外装修工作。平时爱好读书,昨天他又和妻子来书城买书。他认为农民工在社会经济的发展中做的贡献和所处的位置是不可替代的。

    “虽然现在大学生很多,但是大都不愿意去做车间那些底层的工作。现在深圳、佛山很多制衣厂都招不到工。没有农民工来干活,工厂不就要倒闭了吗?然后不就出现税收什么的一系列的问题吗?”谈到农民工与城市的发展,他说如何吸收留住农民工扎根是最重要的事情,譬如包来回车票这样的一些小福利就会让农民工很欣喜。

    “社会组织申请难,我们只能拖到7月”

    讲述人:苟文彬,农民工作家

    昨日互动现场,农民工作家苟文彬也趁机“投诉”了一下在佛山设立一个关于青年产业工人作家协会的困难。“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家协会去年10月30日在广州成立,是由共青团广东省委、广东省青联主管,经广东省民政厅批准注册。协会旨在发现、培养青年产业工人群体中的作家和文学爱好者,扶持一批时代感强、积极向上、内涵丰富的优秀打工文学作品,引领青年产业工人健康向上的精神文化生活。但当我们想在佛山设立青年产业工人作家协会时却遇到阻碍,今年3月申请,但到现在民政局都没批复。”苟文彬无奈地表示“现在我们的办法只能是‘拖’,‘拖’到7月广东放宽对社会组织审批时为止”。

    观点

    “佛山品牌背后,是农民工的辛勤劳作”

    佛山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林德荣昨日出席签售会,听到介绍头衔时,底下的观众还有些距离感。不过他一开口便获得了大家的共鸣,“听到有这个活动,我非常乐意来参加。因为我对农民工有深厚的感情。我是农民工的儿子,也是农民工的弟弟和哥哥。我爸爸以前是木匠,改革开放前,就离开村子出外谋生。我的哥哥、弟弟目前是裁缝,也是常年在福建、广东打工。”

    林德荣表示,身为农民工的儿子、弟弟,我感谢南都关注这一群体。南都昨天举行了致敬典礼,南方报业集团总编辑张东明发言中提到了‘歉意和伟大’,这两个词让我印象深刻。佛山是制造业大市,佛山工业总产值位列广东第二,全国第五。佛山有农民工200万,这个群体很庞大。佛山有七十多个中国驰名商标,品牌背后是农民工的辛勤劳作。

    “希望南都下一部作品,关注伤残农民工权益保障”

    佛山首家外来工N G O组织负责人何晓波,昨天和十几位工友一起来到签售现场。2006年,应前同事兼老乡邀请,何晓波从老家河南来到佛山打工。到佛山仅两个月,他就出事了,他的左手被冲压机冲掉了3个手指。“当时我已经连着上班36个小时,而且也没有人教过我怎么用冲压机,都是自己学的。”何晓波开始向“前同事兼老乡”讨说法,而对方却翻脸了。

    这为他日后创办这个组织埋下了种子。何晓波坦言,农民工在生产过程中伤残的很多,但在伤残后,合法权益却难以得到保障,“建议南都下一部作品,关注一下伤残农民工权益保障的问题。”

    “吸纳农民工作者参与,更能贴近农民工心声”

    昨日,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苟文彬也来到现场支持《洪流》。他表示,我是一名农民工作家。1999年,我从老家四川来到广东打工,业余生活喜欢写点东西。

    苟文彬直言大多数的农民工业余生活是贫乏的,希望南都下一部作品能关注一下农民工的精神生活。他还建议,南都可以吸纳一批农民工作者参与写作,“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农民工,写作起来更能贴近农民工心声。”

    “农民工迁徙的每一个脚印,都是充满心酸的”

    “要不是考上大学,我也会跟他们一样,在社会底层备受煎熬。”中国法学会会员、律师王学堂感慨地说,“对于我们这一代的农民工来说,已经回不去了,乡村对我们来说是陌生的。”在他看来,很多农民工已经习惯了大城市的生活,尽管他们会遇到各种不平等,但他们确实已不再习惯陌生的农村了。

    由于职业原因,王学堂跟不少农民工有过接触。在他看来,农民工最迫切想要解决的是公平问题,“农民工迁徙的每一个脚印都是充满心酸的”。他举例说,缓刑对于没有本地户口的人是不适用的,外来工犯罪适用缓刑就有各种各样的限制。而由于不是本地户口,很多本地人能享受到的福利,譬如最低生活保障、子女入学等问题,外来工们都被排除在外。

    王学堂还指出,不少农民工都存在对前途不确定的焦虑。不少农民工是计件的流水工,从事的不是高技术含量的活,一旦到了四五十岁,可能就会面临被企业辞退的风险。而由于学历的限制,他们晋升空间到了中层基本上就已经到顶了,这是一个很大的社会问题。

    “农民工作出了很大贡献,但在城市一直无法融入”

    多数农民工最关心的问题,是下一代的教育问题”,佛山电视台评论员杨河源,老家在河南,也是一名典型的“外来务工人员”。此前,他曾在南京一所小学任教,之后来到佛山工作。在他看来,农民工最大的担心不是自身,而是下一代,“多数农民工想的是,不要让下一代也像他们这样”。杨河源指出,农民工为城市的繁荣作出了很大贡献,但在城市一直无法融入,使得他们不得不在年老后回到已经陌生的农村。而这些人的社会保障,就成为一个重大的问题。

    花絮

    签书比写稿还紧张

    在现场交流环节后,是南都参与农民工三十年报道的三位记者现场签售《洪流》。主持人话音刚落,台下的观众纷纷涌到台上,找三位采写的记者签名。观众将三名记者围在中间书从几只手同时伸过来,记者一时应接不暇。

    签书的三位记者也忙得够呛,埋头笔头挥动不停,从一本书到下一本书,连抬头的时间都没有。等三四十名观众签完,三位记者才如释重负,记者杨森感慨,真像打仗一样,比写稿还紧张。

    “劳动最光荣”成最热签名

    在签售环节,不少热心观众捧着厚厚一摞书等待签名。何晓波也拿着一本书静静排队。轮到他时,参与签售的记者问他,需要写上寄语吗?他沉思一会说,“帮我写劳动最光荣吧”。后面的读者听到了这句话,纷纷表示认同。“也给我写上劳动最光荣吧,谢谢”。引来数位读者跟风效仿。(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书评

    为农民工立传记言

    过去的30年,数以亿计的农民工离开农村,迁徙到城市,为中国创造令世界瞩目的经济奇迹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令人遗憾的是,至今无人、无专门组织为30年农民工的迁徙史和心灵史进行系统回溯、写作和记录。

    2011年3月,南方都市报,派出六路记者前往全国各地,投入百名采编力量还原这一代“迁徙的中国人”的历史,旨在为农民工立传、记言。《洪流:中国农民工30年迁徙史》也是首部全方位关注农民工,阐述当代中国巨变的历史实录。该书曾荣获“国家记忆2011·致敬历史记录者”年度历史写作(媒体)大奖。此后,还将陆续推出系列丛书《呼吸》《镜像》。

    04- 05版 统筹:南都记者朱利辉 安小庆

    采写:南都记者程俊 邵铭 杨森 朱利辉 安小庆

    摄影:南都记者郭继江

http://gcontent.oeeee.com/f/4a/f4a331b7a22d1b23/Blog/1ba/32ac04.html

  评论这张
 
阅读(79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