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法律学堂

一个基层法律职业人的行与思

 
 
 

日志

 
 
关于我

有点理想主义色彩的基层法律职业人,著有《无法不谈:一个法律人的行与思》(海洋出版社,2009年6月版)、《离婚为什么》(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7月版)。qzfywxt#163.com qq:1312909156

网易考拉推荐

公判大会上男被告人为何失声痛哭?   

2012-06-17 10:42: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判大会上男被告人为何失声痛哭? - 王学堂 - 法律学堂的博唠阁
 
公判大会上男被告人为何失声痛哭? - 王学堂 - 法律学堂的博唠阁
 
公判大会上男被告人为何失声痛哭? - 王学堂 - 法律学堂的博唠阁
 
公判大会上男被告人为何失声痛哭? - 王学堂 - 法律学堂的博唠阁
 
 

(相关图片除另有署名外均引自佛山日报)

2012年6月14日日,佛山举行“三打”(“三打”指打击欺行霸市、打击制假售假、打击商业贿赂;还有一个“两建”,指建设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市场监管体系 )第二次公开处理宣判大会。

说实话,这种公判大会已经屡见不鲜,从法学上也没有多少研究价值,无非就是对多少犯罪分子进行了依法宣判,打击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人民群众拍手称快。

当年,兄弟我供职于法院的研究室,经常写这种公文,很熟悉这其中的套路!

倒是宣判大会上一名男子的痛哭流涕,让我和读者关注,当然,佛山日报也似乎着重突出表现了这一点。

看来,男儿流泪只因悔之无及!当年影星迟志强在事业正旺的时候,因为“流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人生急转之下。而后,根据迟志强个人经历改编创作的盒带《悔恨的泪》在全国发行,大街小巷传唱“囚歌”系列。《悔恨的泪》盒带销量逾千万,创下了音像界盒带销售的记录。

这名男子为何如此失态痛哭?

因为没有资料证实这名男子是因何犯罪被判处何等刑罚,导致我们的推测难以有效支撑。

我们当然可以认定此男子是悔恨的泪。“二尺八的牌子我脖子上挂呀,大街小巷把我游。手里呀捧着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监狱里的生活是多么痛苦呀,一步一个窝心头。手里呀捧着窝窝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犯下的罪行是多么可耻啊,叫我怎能抬起头!”的囚歌今天仍然耳熟能详!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

不过,我们看其他照片,就知道男人的悔恨似乎应该是低头长叹,而不是仰天痛哭!

据南方都市报一位参加现场采访的记者在其微博中说,今天在另一个公开宣判现场,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对在校大学生情侣。想着是创业,谁知是犯罪。在网上售卖了300公斤气枪铅弹,结果男的被判10年,女的被判3年。那女孩留着长刘海,头一直埋的很低。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抖动的双肩已让人为之动容。

对照了一下报道,应该是指称下列案件,张湛文因犯非法制造、买卖弹药罪获刑九年六个月,其妻徐敏玉犯非法买卖弹药罪获刑四年,其弟张炽文犯非法买卖弹药罪获刑十年,其弟弟的女朋友林晓纯(均为广东某高校的学生)犯非法买卖弹药罪获刑三年。

埋头落泪这才是犯罪后悔恨的常态!

那么,这名男性被告人为何如此失态并不掩饰?

按我的理解,除了悔恨之外可能有以下原因:

一是对运动式执法二是对选择性曝光的无奈和不满!

运动式执法,是指执法机关为解决某一领域内突出存在的问题而通过集中优势人力、物力,采取有组织、有目的、规模较大的执法活动行为。常见的形式有集中整治、专项治理、严厉打击、清理整顿等,“运动执法”一时形成了我们在社会治理行为中的依赖症。

这种做法,固然“轰轰烈烈”,也可以开展得“扎扎实实”,当然同样可以在短期内收到较好的效果,但由于这种执法行动本身所具有的“时效性”,所以不可能在社会治理中收到长久之效。

据2008年10月22日《重庆晚报》引述重庆市公安局公开通报的情况:从今年7月10日至9月30日这80天里,全市公安机关共破获刑事案件32771起,破获年内案件25931起,查处治安案件52671件,执行逮捕9512人,打掉恶势力案件92起。重庆市公安局局长说:“仅9月份就破获案件11925起,打击处理7610人。” 这场重庆警方开展的25年来最大的打击犯罪专项整治行动,一时间,全市公安监管场所关押量持续上升,部分看守所、拘留所爆满。对此,网上有不少人表示坚决支持,高呼“大快人心”,甚至有人主张全国都应向重庆学习。

当然,今天的重庆模式正在被深刻反思! 

另一方面,执法主体针对不同的管辖对象,根据自己的判断甚至好恶采取区别对待的“选择性执法”方式,显然是有违执法公正、公平的。公审公判公处罪犯,是我们的一项常用手段,也是我们的法制特色,这是中国运动型法治的典型做法。在极左路线统治时期,我们曾经动辄采取社会治理的极端手段,比如游街、示众、羞辱、恐吓,展览凶恶残忍种种人性的丑恶行为,也高调公开人犯的恐怖绝望,以高压惩戒控制社情,保护稳定。这里没有法律的严肃性,只有政治运动的肆虐。它不但伤害罪犯本人,比如押送示众羞辱等种种仪式,同时也伤害旁观者,何况是官方大批组织的到会民众。公审公判大会一方面伤害人犯的人格(须知罪犯也有人格尊严),一方面严重伤害了观众的心理。打击犯罪和保护人民,两个方面都做得不到位。

所以,每次各地的公捕大会往往引发民众的热议,当然对公判大会也有争议,尽管较公捕大会相对少一些!

民众有意见,相信嫌疑人、被告人也有一定看法,为什么我被示众并曝光而其他人没有啊,还不是因为赶上了这一波运动?!

可是,你有意见有什么用呢?

特别是嫌疑人、被告人,你能对抗国法么?你除了失声、痛哭,你有什么办法?


  评论这张
 
阅读(34168)|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