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法律学堂

一个基层法律职业人的行与思

 
 
 

日志

 
 
关于我

有点理想主义色彩的基层法律职业人,著有《无法不谈:一个法律人的行与思》(海洋出版社,2009年6月版)、《离婚为什么》(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7月版)。qzfywxt#163.com qq:1312909156

网易考拉推荐

古今中外审羊记  

2013-01-11 08:21:59|  分类: 媒体汇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科分类】理论法学
【出处】法律学堂法律博客
【关键词】智慧;审羊记
【写作年份】2010年

【正文】
    

  “陶治狱,其罪疑者,令羊触之,有罪则触,无罪则不触。”

  皋陶得力的助手,那头半熊半羊的独角兽学名叫“廌”,又称“獬豸”,是传说中的一种神兽。

  《异物志》有记载,“东北荒中,有兽名‘獬豸’,一角,性忠,见人斗,则触不直者;闻人论,则咋不正者。”

  凭借“廌”的正直和公正神力,皋陶往往断案神妙,较好地维护了各部落的治安,夏禹曾一度极力推荐皋陶作为继承人接自已的班,但终因皋陶先其离世而作罢。

  出了大力,为皋陶屡破奇案的“廌”成了我国“灋”(古法字)的起源。据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解说:“灋,刑也;平之如水,从水;廌,所以触不直者去之,从去”。不仅如此,后来的司法官员竟也被冠名为“御廌”。

  羊成了中国历史上最早的裁判官。

  但羊可以为人作裁判,但如果之间羊有了纠纷怎么办?

  2010年7月10日,陕西省府谷县公安局清水派出所辖区的王某在与赵某在一起放牧时因两只羊丢失,王某遂怀疑自己的羊混入赵某羊群,所以指使其弟去赵某羊圈把“自己的羊”拉了回来。

  7月11日赵某报警。

  这样的案件该怎样办?

  我们看一个常规的手法。

  2000年云南曾出了个“亲牛鉴定”的新闻。“亲牛鉴定”的起因是赵家丢了一头小牛,8个月后,他从山上“寻”回了一头像自家走失的牛。而邻村的毕家上门讨牛,要求赵归还。在赵拒绝归还后,毕诉至法院,要求法院判令赵将牛归还他。法院经审理,由于赵不能提供充分证据证实他从山上牵回的牛是他家丢失的,而毕家有大批证人作证牛是毕家的。一审根据当时的证据,判决赵将牛返还给毕。

  按理说,这一“牛官司”到此也就审结了。

  谁知,赵姓农民不肯善罢甘休,而到省城请律师,并向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上诉状。这无疑是给人民法院出了道难题:考证人的血缘关系可以靠“亲子鉴定”,那么考证牛的归属靠什么呢﹖

  赵姓农民硬是凭着一份权威机构出具的“牛的亲子鉴定报告”赢得了诉讼,终于牵回了自家的牛。

  给牛做“亲子鉴定”,这在全国来说是特例,这个颇具戏剧色彩的真实案例也实在耐人寻味。做“亲牛鉴定”,由于没有先例,鉴定费高达7000元,这笔钱足够买几头牛。

  中央电视台在名牌栏目《实话实说》中对云南“亲牛”鉴定案以《谁牛谁知道》为题作了报道,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在司法实践中许多当事人动辙就以此为例要求司法鉴定,我想,出现这种后果是节目编导也预料不到的。

  那么府谷的警察是怎样断案的呢?

  警察仔细查看了拉回来的羊,发现其中一只正处于哺乳期,便灵机一动,想到羊羔吃奶认亲的办法,于是叫赵某把家里的四只小羊抱来进行现场认亲,果然其中一只小羊直接飞奔过来,吮吸“妈妈”的奶,还摇着小尾巴张望着羊“妈妈”。在场的王某顿时哑口无言,围观群众拍手叫好。(2010年7月17日华商报)

  比较云南案与陕西案,我们发现陕西的警察才是能动司法。

  其实,这样的案例古代也有。

  南北朝时,雍州剌史李惠亦用拷打羊皮实验方法智断一宗背盐人与背柴人争夺羊皮疑难案。

  人有负盐负薪者,同释重担,息树阴下。少时,将行,二人争一羊皮,各言为己藉背之物。久未果,遂讼于官。时雍州刺史李慧,谓其郡下,曰:“此羊皮可拷知主乎?”群下咸无答者。惠遣争者出,惠令人置羊皮席上,以杖击之,见少盐屑,曰:“得其实矣。”使争者视之,负薪者乃伏而就罪。

  古代人用智慧断案,不只在中国有,在外国也有。

  古代以色列有一位所罗门王,他是位有智慧的法官。有两个母亲各抱一个孩子,来到王面前。一个还活着,另一个已经死了,昨晚上刚死的。这两个女人住在同一所房子里,各生了一个儿子。一大清早,其中一个母亲醒来,发现孩子已经死了。她看见另外一个母亲仍在沉睡中,于是,她心中起了恶念。她小心翼翼地抱起自己死去的孩子,放在沉睡的母亲旁边,然后,抱起活着的孩子,放在自己床上。她心里想:“谁比得上我聪明,能想到这个法子。”另外一个母亲醒来后,发现躺在身旁的死孩子不是她的。“你偷了我的孩子。”她说。“别血口喷人。你有什么证据?”另一位回答。 “我说的是实话。”活孩子的母亲继续说:“难道我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认识吗?”“你说谎,你骗人。”另一位说。两人吵得难分难解。最后他们一起去求见王,请他定夺。任何一方都强调活孩子是自己的。这当然不可能,两人当中有一人说实话。另一位说谎话。没有证人,也没有现在流行的DNA鉴定,怎么办呢?这的确是个难题,法官一定要做正确的判决。可是,他怎么知道谁是谁非呢?人命关天,可不是一件小事,他得仔细考虑。忽然,所罗门王下令:“拿把刀来。”

  刀……王要刀做什么呢?……

  “我不知道活孩子是谁的。”所罗门说:“所以我决定将活孩子劈成两半,你们俩一人一半。”

  所罗门吩咐把活孩子抱过来。眼见孩子就要丧命了。

  一声惨叫传了过来,活孩子的母亲跪下求王:“不!王啊,别杀他,把他给那妇人吧!”

  然而,另外一位母亲的反应则相当不同。她心里想:“反正我的孩子已经死了,她的孩子也别想活,谁都别想有孩子。”

  于是,她对王说:“王啊!把孩子劈了算了,不归他,也不归我。”

  你说这个妈妈多么残忍?

  “等一下!”所罗门急忙对执行任务的仆人说:“不要劈孩子,把他给那个妇人。她才是活孩子的母亲。”他指着跪下求情的妇人。

  “你真胆大,居然敢欺骗我。”王吩咐另外的妇人说:“赶快给我出去!”

  留下的母亲抱起孩子,亲他,然后满面笑容地带着孩子回家。

  我们今天的法官学历已经远远高于古人,我们经历过专业法学训练,我们都有法官资质(证书)。可是我们的断案技巧,较古代人如何呢?

  相信我不说你也知道,群众不满意的也正在于此。



【作者简介】
王学堂(1972-),山东青州人,曾任职基层法院10年,现为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政府法制办公室干部,法学学士,中国法学会会员,主要研究方向为法理。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_Detail.asp?ArticleID=71853
  评论这张
 
阅读(4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