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法律学堂

一个基层法律职业人的行与思

 
 
 

日志

 
 
关于我

有点理想主义色彩的基层法律职业人,著有《无法不谈:一个法律人的行与思》(海洋出版社,2009年6月版)、《离婚为什么》(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7月版)。qzfywxt#163.com qq:1312909156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副市长亲上阵 佛山拟推菜牛统一运输  

2013-06-30 19:59:29|  分类: 如是我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副市长亲上阵 佛山拟推菜牛统一运输 - 王学堂 - 法律学堂
 由肉联厂承担,有肉联厂认为“多此一举”,而且增加了成本和风险
日期:[2013年6月25日]  版次:[FB04]  版名:[热闻]  稿源:[南方都市报]   
 
<p></p>

    “又见注水牛”追踪

    南都讯 南都暗访菜牛入场前运输环节曝光的监管漏洞即将被堵上。佛山分管食品安全的副市长王玲专门就此听取了佛山食安办的报告,要求多部门联合商讨如何堵住菜牛运输环节的监管漏洞。昨日,市经信局披露,政府拟将推广南海正试行的办法,将监管前移,让肉联厂统一运输菜牛入场。此项工作也听取了各区监管部门和肉联厂意见,近期将上报市政府。

    根据王玲副市长“立即补漏、堵住监管漏洞、保证肉品安全”的要求,佛山已由市食安办牵头协调,联合经信、农业、公安及各区相关监管部门,对菜牛从三水运输到各个定点肉联厂的过程进行监管。市经信局分管屠宰的负责人张满乐介绍,佛山准备启动菜牛入场前统一运输的工作,由定点肉联厂承担,如果在运输过程发现问题,将由食安办协调相关部门对违规肉联厂或肉贩进行处罚。“同时,我们强调把好进场关,如果有发现菜牛肚子特别鼓或是抽筋,就得列为灌水的怀疑对象进行拦截,不能放这种菜牛进场待宰。”

    据悉,目前佛山市场的菜牛供应八成来自市内,两成来自市外。为统一管理,佛山要求市外的菜牛运输车辆提前备案,以便监督,否则不予进入佛山市场。

    张满乐认为,如今用统一运输堵住了最后的漏洞,如果市场仍发现有注水牛肉,需要及时向经信部门反馈,将问题肉品送至权威机构复检。在确认肉品来源的前提下,复检还发现肉品质量不合格的,将严惩涉事肉联厂,乃至摘牌。事实上,早在2011年,佛山肉联厂就因被曝厂内活牛注水被取消菜牛屠宰定点资格,至今没有恢复。

    [回应]

    三水肉联厂:私宰也得重视

    三水金盛肉联厂总经理黄桂开并未触及试行活牛统一运输的话题,而与三水耕牛市场仅一墙之隔的他们本身也不涉及此环节的监管。她重点关注的是政府监管带来的生意下降,如今屠宰量已从曾经的100多头下降到几十头。“政府的监管已经很严了,很多客源因此转投到其他监管松散的区域。”

    黄桂开认为,政府严厉监管定点肉联厂是好的,但不能只盯着这些地方。“市场上应该还存在很多私宰的行为,这也应当重视。”

    高明肉联厂:无须“多走一步”

    对于南海正在试行的活牛统一运输办法,高明肉联厂总经理陈柏聪认为是“多此一举”。在他看来,高明肉联厂如今的屠宰监管已经相当完善,不仅从进场到屠宰层层把关,还有专人抽检。“我们的屠宰间牛出不去,人也进不来,比监狱都管得好。”

    陈柏聪称,高明肉联厂的菜牛1点半由人工拉进场,晚上9点以后才开始屠宰,中间会圈养近8个小时,这种情况下,注水牛早已“现出原形”。他认为,运输中途的注水并不可怕,重点是在屠宰环节严厉监控。“我们对注水牛的处罚很严,一旦发现就取消其屠宰资格,一般屠户都不敢违规。”另一方面,陈柏聪认为活牛统一运输涉及到肉联厂成本和风险的增加。“一头牛从三水运到高明平均需要上百元,其间还得担心交通事故,我们肉联厂只负责屠宰,不应当承担其他无关的风险。”

    顺德肉联厂:运费如何协商

    顺德肉联厂负责人邓国良对活牛统一运输也表示反对。“顺德的牛进入屠宰场,都是一头头牵着走进去,由质检员把关,发现不符合规定的一律不得入场;而据我所知,南海的牛都是一车车直接进入屠宰场。”邓国良表示,此前南海实施牛肉冷链配送的做法已遭其他区反对,而事实证明该做法同样未能杜绝注水牛肉。“这次南海又提出由肉联厂来配送,谁来监管?这不是南海肉联厂掩耳盗铃吗?”

    “其次,肉联厂安排车辆统一配送的范围究竟多大适合?进入顺德肉联厂的牛大多来自云南、广西、海南等地,运费如何协商?”邓国良分析称,目前业内用于运送牛只的车辆每车运载量在25到33头左右,送抵顺德后,入场前均需由屠户租场地待宰。“若是统一配送,一车这么多的牛,每个屠户每天只杀三五头,剩下的如何安置?一个屠场20多个批发商,运来的牛都要圈养,何况天气这么热,牛挤到一起,发病的几率必将大增,且极容易导致死亡。”

    [记者手记]

    注水疑云挥之不去

    随着市经信局的表态,此事即将偃旗息鼓,但与以往注水牛肉事件带来的冲击不同,此次事件的处理过程不温不火,且诸多细节令人疑惑。

    首先是注水档主至今隐形。记者曝光时,曾将满载注水牛安然进入大沥锦丰肉联厂的两车车牌(湘E92636、湘G 62361)实名写出,如按图索骥,不难查出涉事档主。而根据《佛山市菜牛屠宰管理办法(试行)》第三十八条规定,这些注水菜牛、菜牛产品、注水工具和设备及违法所得都得没收,并处以货值金额3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但我们没有看到主管该肉联厂的南海市场监管局作出任何处罚。相反,他们重新调查,且发布了证明肉联厂清白的抽检数据。

    其次是说服力较弱的抽检。6月20日,记者已将相关暗访线索提供给南海市场监管局,其连夜调查,次日发布结论:待宰54头菜牛无一抽筋、瘫痪,肉联厂和农检部门检测的15份样品全部水分合格。这是证明肉联厂清白的证据,但却与记者拍摄到的注水牛安然进场形成反差。

    最后是荒诞的“自相矛盾”。尽管大沥锦丰肉联厂总经理钟锦梁解释,一直以来都是“易入出难”,抽检会很严苛。但就在“抽检全合格”的结论发布当日,中南市场再次查出了来自锦丰肉联厂的注水肉。对此,至今没有任何部门给出解释。

    追溯此前注水牛肉事件带来的调查、惩罚、打击专项行动,此次事件后主管部门的处理态度让人充满疑惑——— 这确是个让人听得麻木、让记者报道得麻木的问题,但主管部门可不能麻木应对呀!

    [圆桌]

    如何围剿注水牛肉?

    佛山市政协委员罗斌华:可效仿联单制,结合G P S监控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这个环节可能真是监管盲区,但并不能成为各部门推脱不管的借口。食安办可协调农业、工商、市场监管等部门联合管理。具体来说可效仿环保部门对危险废弃物的联单制度,结合G PS全程追踪监控。

    从三水耕牛市场出发,到各肉联厂,有联单和追踪,时间和牛的重量上都能得到数据,这样还怎么会有监管盲区呢?

    近年来,食品安全问题层出不穷。说到底,与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不完善相关。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应鼓励地方试行各类规定,为解决食品安全问题寻找答案,必须让诸如注水这类问题受到严惩,否则违法成本这么低,总会死灰复燃。

    律师、佛山市政协委员徐玉发:纪委应介入问责

    以前你说运输途中的监管是盲区还可以,但大部制改革后,食品安全统一由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负责,怎么能再说是管理盲区呢?各部门显然是在推卸责任,这其实也解释了为什么注水牛肉屡禁不止,根源就是政府监管不给力。就像南海市场监管局自己说的,之前已追踪注意到中途注水的问题,可怎么就不能解决呢?违法必究,执法必严,如果做不到,食品安全的保障就是空谈。当下这种情况,市纪委应当立刻启动问责,追究有关行政人员监管缺失的法律责任。

    佛山法律学者王学堂:发动消费者倒逼市场

    注水牛肉屡禁不止,食品安全的底线一降再降,有时都觉得你灌水可以,灌干净点的就行。这是一种悲哀,其根源在于商人逐利与政府监管的不够。要解决这个问题,单独靠政府全能监管去堵是不可能的,如果注水肉没有市场,肯定会被驱逐。但目前消费者本身的维权受到太多限制,程序多、时间长、成效差,这就导致消费者没有信心和动力参与到监督过程中,如果能在终端消费者维权方面努力完善,让消费者的监督更给力,然后倒逼市场改变,这样的措施才是根本的。

    知名网友商来成:牛肉也该有“身份证”

    注水牛肉只是当下食品安全的一个缩影,说到底是唯利是图的商业规则对法律与道德的冲击。如果从道德方面说,可利用媒体和部门公示栏定期发布黑名单,将屠户曝光,以此增加其羞耻感。而从政府监管的层面看,应当给牛肉也配发“身份证”,记录活牛从养殖户到市场每个环节的安全信息,上面标明每个环节负责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这样既有威慑力,也方便事后追责。

    网友@霓奥未来:建“24小时寄养观察站”

    按照目前的菜牛屠宰规定,活牛要在肉联厂内寄养观察6小时以上才能屠宰,这本来是化解屠宰前注水问题的一个好办法,但却因为无法配套全检而难有效果。既然6小时太短,那么24小时呢?中途哪怕灌了再多水,经过24小时的寄养观察,怎么也消化了,屠宰后的肉品自然不会水分超标。这样也可对菜牛的健康状况进行更有效的评估和监督。当然,这个寄养站里,活牛正常的饮水也是应当的。这种观察站可以肉联厂自己建,市场监管局监督,也可由政府与肉联厂共建。

    菜牛监管连连看

    市工商局未予回应

    根据该局职能资料,其主要在流通环节存在监管责任,体现在菜牛产业中,主要是活牛交易和肉品买卖等环节。是否应对运输中途的漏洞负责尚未知。

    市发改局

    自我职能阐释:在菜牛“交易-运输-屠宰-市场买卖”等过程中,市发改局只对屠宰场收费进行管理,目前每头牛屠宰收费标准为95元/头。

    对运输监管漏洞的看法:整个过程主要由经信局、工商局等部门负责监管,不方便说得太多。但各类问题确实很复杂,监管起来有一定难度。比如说你保障了三水的监管,但与三水隔河而居的四会注水肉运过来也会造成问题。

    市交通运输局

    自我职能阐释:在菜牛交易-运输过程中所使用的车辆一般是专配车,属于非运营车辆,不在交通运输部门的监管范围之内。而对于运营车辆的监管主要是审查道路运输运营资质,同时会通过路面治超等方式查处。

    对运输监管漏洞的看法:所有的货车都属于我们监管,但至于里面装什么,装的东西是不是合格,这应该去找食品药品监督局。

    市农业局未予回应

    记者查询佛山农业局官方网站获悉,菜牛屠宰链条中,农业局在检验检疫、肉品质量监测及肉品安全日常管理等方面存在责任。是否应对运输中途的漏洞负责尚未知。

    市公安局未予回应

    打击注水牛肉专项行动时一般都有公安部门配合,如注水牛肉导致中毒等刑事案件,公安亦会侦查。但市民就运输途中注水举报后,警方是否介入或警方是否对此环节有监管责任尚未可知。

    “监管确实存在漏洞,没明确哪个部门负责。但就算如此,这个环节肯定是需要被监管的。”针对活牛在运输途中灌水,佛山市经信局如此回应。而菜牛产业全链条中,除涉及食安办、经信局外,还涉及工商、发改、农业等多个部门。那么这些部门如何定位其在菜牛产业链条中的监管角色?他们又是如何看待当前活牛运输中途的监管漏洞呢?

    “一头牛从三水运到高明平均需要上百元,其间还得担心交通事故,我们肉联厂只负责屠宰,不应当承担其他无关的风险。” ——— 高明肉联厂总经理陈柏聪

    “顺德的牛进入屠宰场,都是一头头牵着走进去,由质检员把关,发现不符合规定的一律不得入场;而据我所知,南海的牛都是一车车直接进入屠宰场。” ——— 顺德肉联厂负责人邓国良

    统筹:南都记者 刘洋

    采写:南都记者 陈怡 潘臣 钟会先 童思娜 郭文杰 张在欢 廖武智 刘洋 陈宇 实习生 倪玉洁


http://epaper.oeeee.com/K/html/2013-06/25/content_1881545.htm

  评论这张
 
阅读(49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