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法律学堂

一个基层法律职业人的行与思

 
 
 

日志

 
 
关于我

有点理想主义色彩的基层法律职业人,著有《无法不谈:一个法律人的行与思》(海洋出版社,2009年6月版)、《离婚为什么》(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7月版)。qzfywxt#163.com qq:1312909156

网易考拉推荐

精神赡养,理想如何照进现实?  

2013-07-03 11:02:18|  分类: 如是我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精神赡养,理想如何照进现实? - 王学堂 - 法律学堂


“常回家看看”首案女儿被判两月至少看母一次引热议
精神赡养,理想如何照进现实?
精神赡养,理想如何照进现实? - 王学堂 - 法律学堂
精神赡养,理想如何照进现实? - 王学堂 - 法律学堂
精神赡养,理想如何照进现实? - 王学堂 - 法律学堂
老龄化加剧  制图/胡钢桥
  “常回家看看”被写入法律并开始施行之后,有人叫好,也有人质疑其可操性。

  毋庸置疑“常回家看看入法”的法治善意,也无需掩盖现实的孝道焦虑,但是,要想让理想照进现实,需要的绝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泛道德化指责,而是应该把常回家看看当成一种公共义务,共同为常回家看看创造条件。

  就在全国一片吐槽声中,7月1日,全国首例“常回家看看”诉请在无锡北塘区法院宣判。法院“判处”女儿必须每两个月至少看望问候其母亲一次……

  7月1日起,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正式实施,该法首次将“常回家看看”精神赡养写入条文。这意味着,占全国人口总数14%的1.67亿老年人将受益。

  案件:“常回家看看”首案在无锡判决

  原告储某是77岁高龄的老太,有一儿一女,被告马某、朱某女儿、女婿。

  2009年3月,老太与老伴及子女签订协议,今后的住居由女儿安排养老送终由女儿负担。2012年8月,老太的老伴去世后,她与女儿女婿产生矛盾直至搬出,可女儿不但不管自己的居住,甚至也不来看望慰问。老太于今年年4月将女儿女婿起诉至北塘法院。

  7月1日,在调解无效的情况下,北塘区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马某、朱某除支付储某房租与医疗费用以外,每两个月至少需前往储某居住处看望问候一次;国家节假日的探望次数额外安排。

  储某的女儿、女婿表示只要是法律规定的赡养义务,他们都将执行。这起案件似乎得到了完美的解决,事实上,它所引起的争议远未结束。

  争议一:新法属于倡议性法律?

  7月1日,新修订通过的《老年人权益保护法》正式实施,被不少媒体与公众解读为“不常看望老人将违法”,因此招来质疑。

  有人担心,强制可能造成“被回家”的尴尬。事实上,除强制惩罚外,法律还具有指引、评价、预测、教育等多项功能。有法律界人士便指出,在一些人的习惯思维中,法律就是惩罚性规范,道德一旦上升为法律,即意味着需要用强制力来实现,这是对法律的一种误读。

  昨日,《人民日报》便发表评论,称法律既有强制性规范,也有倡导性规范。法律作为一种行为规范,不仅具有规范作用,也为人们提供行为模式,具有社会引导性。

  如果真是这样,本次修订增加的“常回家看看”法律条文,其实是属于倡导性条文,在法律责任一章并无明确对应的条文规定,在其他条文强调法律强制性的同时,此条内容体现社会立法的导向性功能。

  不过,也有网友提出质疑,既然是倡导性法律,为何首例判案就要强制执行“回家看看”?

  争议二:新规执行如何落地?

  新法规定引来不少网友吐槽说:“什么叫经常啊?一周一次?一月一次?还是半年一次?”“‘看望’该怎么看?回来一圈扭头就走也算看望吗?” 可见,新法条文虽然为诉讼提供了依据,但在细则上却很模糊。有评论就指出,实施细则应更详细更科学,才利于各地的执行和操作,否则无法界定是否违背了法律,新法沦为一纸空文。

  然而,悖论恰恰也在此。如法律专家解读,所谓 “关心”、“忽视”是情感世界内容,很难有一个量化的标准。而“经常”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就算可以定量下来,每位老人的需求也是不一样的。

  另一个问题则是在执行效果上,有观察人士担忧,如果非靠法律“强制”回家,逼迫来的亲情也会变味。而子女拒不履行看望义务,权利人虽可申请强制执行,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直至拘留,但是如何取证依然是一大难题。 

  而让更多人无奈的是,即使法律要求子女赡养和探望老人,即使在外地生活的子女也想多回家看看,但骨感的现实却仍难让游子们迈开回家的脚步。

  争议三:“常回家看看”入法是舍本逐末?

  据统计,2010年我国有8700多万空巢老人,到2012年增至9500多万,平均每年增加近400万人。在佛山市法律学者王学堂看来,“常回家看看”入法,更多是立法迷信,法律条文出台容易,但并不能根本解决空巢老人的问题。

  也有评论人士认为,关注回不回家违不违法属于舍本逐末,有关部门与其在立法上花费资金和精力,还不如大力提升老年人“社会保障”、“社会服务”、“社会优待”等物质层面的需求。

  然而,子女对父母的精神赡养就应该被忽视吗?正如《人民日报》评论所言,一些人有意无意地将自身的“主动不够”归咎于外部环境的阻碍掣肘。这种怨言貌似实话实说,但绝对不是质疑法治善意的理由。关心老人精神需求上升为法律问题,更能促使社会有关方面积极应对,努力为公民个人的良好施孝,提供周到的考虑和帮助。

  其实,无论执行难易,从道德和伦理的角度,子女给老人以精神方面的关爱和照顾,是一份应当履行的道德义务,如何发扬这一民族优良传承,现代文明社会以立法实践和探索之,这本身就值得喝彩。

  (本文编述:石野樵)



http://epaper.citygf.com/szb//html/2013-07/03/content_535966476.htm

 
  评论这张
 
阅读(3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