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法律学堂

一个基层法律职业人的行与思

 
 
 

日志

 
 
关于我

有点理想主义色彩的基层法律职业人,著有《无法不谈:一个法律人的行与思》(海洋出版社,2009年6月版)、《离婚为什么》(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7月版)。qzfywxt#163.com qq:1312909156

网易考拉推荐

“离婚”与“买房”的等与不等式  

2015-11-06 09:20:57|  分类: 时案热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子

让我们将目光投向60年后,公元2073年的一天。

90岁的老妈妈给儿子讲自己这一辈子。

妈妈:“要说妈妈这一辈子和你爸爸的感情可不真赖,我们两个人都没红过脸!”

听了这话儿子怎么想都怎么不相信,“既然是这样,那为什么你们离过婚?”

“哎,哎,我们那次离婚与感情无关,与房子有关”,这次轮到妈妈脸红了,说话期期艾艾。

离婚与感情无关,偏偏与房子有关?离婚与房子,这都是哪儿跟哪儿的事啊?

房子=婚姻

别说儿子糊涂,相信不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都说不清楚。

那是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那也是中国人的一个“婚姻与房子”关系最密切相关的时代。

其实,妈妈也讲了假话,她与爸爸的婚姻(感情)也是房子有关。

回想那一年的年头,就与房子相关。

那个时候的人们,都在农历除夕夜看一个叫春节联欢晚会的节目。

2011年春晚上著名演员蔡明表演的小品《新房》中一对未婚恋人通过借房的方式来丈母娘准予结婚的同意。因为“结婚不买房,除非摆平丈母娘”,那个年代有句话叫“丈母娘的刚性需求抬升了房价”。

而在同一台晚会上,演员黄宏、凯丽表演的小品《“聪明”丈夫》中黄宏夫妻为了得到奖励(一套房子)而假离婚

这也说明,那一年的人们无论是结婚还是离婚,都与房子有关。

那几年,城市房价的日新月异式攀高引发了都市民众的心理恐惶,歌曲《月亮之上》的走红被人戏称为“丈母娘经济”的结果。

我在遥望,大盘之上,有多少房价在自由地上涨。昨天已忘,风干了好房,我要和你重逢在没房的路上。房价已被牵引,质落价涨,有房的日子,远在天堂。呕也,呕也,呕也。谁在呼唤,行情多长,挣钱的渴望象白云在飘荡。东边割肉,西边喂狼,一摞摞的钞票,就送到了银行。在房价沧桑中,房子在何方?” 

无论是学过还是没学过法律的人都清楚,房产是公民最重要的生活资料,与民众生活具有密切的联系,对整个社会都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经济意义。那一年,老百姓的“房事”也让一国总理牵肠挂肚。2011年“两会”召开前夕,时任总理温家宝同海内外网友进行在线交流。总理发出感概:在这里我也想说一点对房地产商的话,我没有调查你们每一个房地产商的利润,但是我认为房地产商作为社会的一个成员,你们应该对社会尽到应有的责任。你们的身上也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

可惜,总经理不听总理的话。

那一年的大多数人认为,同房地产商谈道德,无异于与虎谋皮。专门讲房价的电影版《武林外传》佟掌柜跟你们(开发商)生活在一个朝代而感到耻辱”。

于是,房地产经济作为一种刚需,在刺激着人们买房的欲望,这也毫不例外的反映到婚姻上。

民间流传广泛的丈母娘与房子的民谣:

恋爱不买房,就是耍流氓!结婚可以没有房,只要你搞定丈母娘!结婚不买房,怎么讨好丈母娘!结婚不买房,怎么打发丈母娘!结婚不买房,怎么搞定丈母娘!结婚不买房,急坏丈母娘!结婚不买房,对不起丈母娘!

其实,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房子与丈母娘有一毛钱关系没?说来说去,还不是房子价格高逼的!

“好在,你爸爸工作还可以,你爷爷奶奶家庭也可以,他们帮衬着你爸爸买了房!”

“好玄,要是没有房,岂不就没有我了!”儿子暗暗庆幸!

房子≠婚姻

旁白

前面刚刚讲完,丈母娘为了女儿的一生幸福,为了女儿的婚后生活,连逼带劝好不容易让女婿买了房,成了家,这下丈母娘可以放松一下了吧?

如果是那样,就不是中国的丈母娘了!

这不,结婚刚刚没几天,来事了。

那一天是2011年8月13日周六。

本该正常的休息日似乎全国人民都没有休息好。起因是最高法院一纸关于婚姻法司法解释的出台,引发了社会新一轮的焦虑。

当时人们都有一种病叫焦虑。正如那时全国最权威的人民日报所言,近年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一个现实值得关注:很多人因工作、生活、前程、财富,往往表现出一种焦虑不安、浮躁不定、紧张不已的情绪。这就是社会焦虑,它正成为当今中国一个明显的时代特征。(2011年8月4日《如何让更多的人不再焦虑》)

人人都有病,发病就难免!

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犹如一石击起千层浪,也让本来对婚姻就已焦虑不已的国人更加焦虑,特别是其中的第七条“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视为只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该不动产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被媒体解读为“丈母娘不高兴”条款。

简单而言,爸爸婚前购买的房产,无论经过多少年,与妈妈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从原来的“结婚可以不买房只要摆平丈母娘”到“丈母娘不高兴”,折射了时下民众对生活的无奈、对房产的依赖和对婚姻的焦虑。

人们不禁要问,中国人的婚姻怎么了?

婚姻的真谛到底是什么、应该是什么?这是摆在国人面前必须要回答的问题。婚姻是一种夫妻的情感生活?但时下的婚姻,们看到,除了情感因素(如果有的话,也已经退至次要的地步),人们更多考量的是财产等外在因素。婚姻契约理论事实上已经占据了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而且已经为立法和司法所确认。正如最高法院新闻发言人所讲,“从《婚姻法解释(三)》公开征求意见反馈的情况看,作为出资人的男方父母或女方父母均表示,他们担心因子女离婚而导致家庭财产流失。如果离婚时一概将房屋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势必违背了父母为子女购房的初衷和意愿,实际上也侵害了出资购房父母的利益”。

在中国的现实语境下,这样的条款很大程度上是对公婆权益的保护,根据“物质不变能量守恒”原理,自然也就难免要“丈母娘不高兴”了!

丈母娘不高兴,后果很严重!因为婚姻很大程度上丈母娘说了算!

当然,丈母娘要将不高兴的理由归于司法解释(三)确实是找错了对象。真正的原因还在于2001年4月28日婚姻法的第三次修正。

这次修正一改原来的“婚前财产可转化为共有、婚后财产法定共有”制度,而确立了“婚前法定个人所有,婚后财产约定优先”制度。这事实上引起了许多民众的不满。一些妇女所坚持的“房屋和其他价值较大的生产资料经过8年,贵重的生活资料经过4年,可视为夫妻共同财产”的想法被无情击碎,导致这一较为符合中国实际的制度最终被摒弃。一个妇女嫁到男方家辛辛苦苦一辈子,遇到了变心的男人,她理论上完全可能会空身出门!

当然,婚姻法学者总以外国理论来支撑,甚至以男方也可能是弱者来托词,但这种观点真的能够成立吗?我想不要用头脑想,就是用脚趾头想也能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婚姻不完全是契约,婚姻也不完全是两个人之间的私事,婚姻是事关家族、社会、国家和民族的大事!我们看到,婚姻立法已经摒弃了原有的一些好的传统(例如七出三不去中的“三不去”),特别是放弃了对感情因素的珍视,而将更多放在了婚姻财产的“定分止争”上,这无疑是缘木求鱼。在这一点上,我们的婚姻法已经离情感越来越远,这自然是司法解释难以修正的。

或许,无论是人们对婚姻生活的焦虑,还是丈母娘的不高兴,或多或少正与我们的婚姻立法以及司法导向的错误有关!

“还好,你爸爸是个有素质有文化爱家庭的好男人,妈妈这一辈子没看走眼!”母亲感慨道!

听完母亲的话,儿子挠挠头,“你们那一代人真不容易!”

“那为什么又离婚了?”儿子不解!

离婚=房子

不管丈母娘高兴不高兴,小夫妻的日子得继续过!

时间进入了2013年。

2013年的房价仍然在涨!

这一年是中国的换届年!一换届,政府往往会出台一些新政策,于是在新政出台前往往人心慌慌!

2013年2月20日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出台了楼市调控“国五条”。会议再次重申坚持执行以限购、限贷为核心的调控政策,坚决打击投资投机性购房,还在继2011年之后再次提出要求各地公布年度房价控制目标。

这本是利国利国的好举措,不想竟然在全国掀起了一股离婚热潮。

“控制楼市”与“离婚”竟然产生了如此联系,真是桑树上挨一棍柳上树没了皮!

由于“新国五条”规定了更严格的限购、限贷条件,购房人为了规避新政策,夫妻双方通过协议离婚方式,约定将原有房屋归一方所有,另一方名下无房产,从而获得购房资格或贷款优惠。

有多处房产的卖房人,为了不缴纳个人所得税,通过协议离婚使夫妻一方成为只拥有唯一住房的产权人,从而规避个税征收。

简而言之,这一年,无论是想买二套房的,还是想卖二套房的,都在离婚!

而且,其后婚姻登记机关的离婚已经超过了结婚,形成了全世界罕见的倒流!

这说来说去都该归罪于“国五条”!

调控楼市的国五条最终竟然成了调整夫妻关系的婚姻法!

这就是当时的中国!

当时的中国是法治社会,当然不容许这种“不正当权利”存在。

于是,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针对“新国五条”正式实施后可能引发的假离婚等6种纠纷情形,向全省法院发出司法对策及建议:通过假离婚签订协议约定房屋归配偶一方所有,弄假成真、难以复婚而主张协议无效的,除能举证证明胁迫或欺诈事由外,不予支持。

这被国人称为2013年“最残酷司法政策”!

一方面,婚姻法上从来都不存在假离婚之说,因为离婚就是离婚,何来真假之说?难道说真离婚是离婚,假离婚是演戏?

戏不带这样演的!

另一方面,因应对“新国五条”的离婚当然是假的,至于后来假戏成真,也与法院无关!

因为法律只能强迫让人离婚,不可能强迫别人结婚!

其实,江苏高院的说法更多是想说明夫妻离婚阴阳协议的效力。

所谓“阴阳合同”,是当时中国人最熟知的一个非法律术语。合同当事人就同一事项订立两份以上的内容不相同的合同,一份对内,一份对外,其中对外的一份并不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而是以逃避国家税收等为目的;对内的一份则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可以是书面或口头。

“阴阳合同”是一种违规行为,在给当事人带来“利益”的同时,也预示着风险。

应对“新国五条”的离婚也是如此,交给婚姻登记机关的是假的,真的夫妻一人一份!

当然,有些人假戏真做了!

正是这样的原故,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才提示民众:通过假离婚签订协议约定房屋归配偶一方所有,弄假成真、难以复婚而主张协议无效的,除能举证证明胁迫或欺诈事由外,不予支持。

真是楼市有风险,离婚需谨慎!

当然,这也涉及到夫妻协议的效力这一司法难题。

一网友在论坛上公布江苏泰州高港检察院一公务员的保证书,保证书写道,“我因婚后有婚外恋,经常与妻争吵,经长时间的冷静思考,特向妻子保证,永远不再打妻子,永远不会向妻子提出离婚,若有此现象,愿拿50万元作为赔偿。”(2010年12月6日《南方都市报》)

夫妻双方约定,一方发生婚外情的,赔偿另一方赔精神损失费N万元,这是忠诚协议中最常见的。当然,还有要求违背忠诚的一方赔偿守约方“空床费”的……

这有法律效力吗?上述合同(约定)有效吗?

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此题目当前无解。

上海市闵行区法院在2002年曾有过类似判决,一个不忠的丈夫被判按照“保证书”赔付妻子“违约金”30万。法院的理由是:约定30万元违约责任的“忠诚协议”,实质上正是对婚姻法中抽象的夫妻忠实责任的具体化,“完全符合婚姻法的原则和精神”。也正是这一具体的协议,使得婚姻法上原则性的夫妻“忠实”义务具有了可诉性。既然协议没有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且是在双方没有受到任何胁迫的平等地位下自愿签订的,协议的内容也未损害他人利益,因而当然有效,应受法律保护。

不料该判决公布后,在法学界引起轩然大波,被告(丈夫)不服一审判决向上海二中院提出上诉,在上诉期间双方以25万的价码迅速达成了调解协议。

因此本案中的忠诚协议是否有效并没有得到上海更高一级法院的认可或否定,就使得其在法院系统的观点仍具有模糊性。特别两年后,上海市高院发布内部司法解答意见,干脆规定类似诉讼法院不予受理,表明了和闵行区法院不同的态度。

2004年3月,重庆市九龙坡区法院审理了一起案件,该案中,夫妻双方约定,如果丈夫在午夜零时至清晨七时不归宿,按每小时100元的标准支付空床费给妻子。这是全国首例以“空床费”协议为由而引发的官司。九龙坡区法院审理后确认,夫妻双方约定的“空床费”属于精神损害赔偿的范畴,应当予以支持。二审法院审理认为,“空床费”不属于精神损害赔偿范畴,实属补偿费,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属有效约定,应予支持。至此,这起震惊全国的“空床费”协议案尘埃落定。

在东莞塘厦居住的洪某和魏某结婚后,魏某发现丈夫有婚外情。为了约束洪某,魏某与他签订了协议:若洪某再出现婚外情,需向妻子支付150万元精神损害赔偿。但协议书签订没过多久,洪某被发现出轨。魏某一怒之下将洪某告上了法庭。东莞市第三法院作出判决,洪某需向魏某支付10万元精神损害赔偿。两人均不服,上诉至市中院。中院进行二审,维持原判。(2010年5月27日《东莞时报》)

上述婚内情感协议具有的共同特征是:(1)均是在夫妻双方自愿的基础上订立;(2)均没有违反婚姻法的原则和具体规定,而且旨在贯彻婚姻法有关夫妻忠诚义务的规定;(3)协议的目的均是为了维护夫妻之间的情感与忠诚;(4)均规定了违反协议的经济赔偿责任。但我们看到三起案件三个结果,发现了在中国,在当下对这种协议的法律效力是没有定论的。就看案件所在法院和法官的自由裁量了。

我国《婚姻法》规定了夫妻之间有互助和忠诚的义务,并认可精神损害赔偿。当年,婚姻法修改时,全国妇联作为妇女界的代表,要求规定同居权(配偶权),因为许多良家妇女没有看好自己的丈夫,不是这些妇女自己无能,是那些狐狸精太迷人了!所以要“赶走四川妹,老公回家睡”。但没有被立法当局吸收!但2001年婚姻法写入“夫妻应当相互忠实、相互尊重”,一定程度上是为了保护女性权益。在宣传婚姻法修正案的座谈会上,全国妇联原副主席顾秀莲说,这些年来,妇女关于婚姻家庭问题的投诉、求助和咨询,在妇联的信访总量中已占到40%以上。在婚姻家庭领域中,妇女是重婚、婚外性行为、家庭暴力等现象最直接的受害者。

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一)重婚的;(二)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三)实施家庭暴力的;(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因此如果一方没有履行相应的义务或存在过错,另一方则可以要求赔偿,包括精神损害补偿。

但反对派的看法是, 《婚姻法》第4条所规定的忠实义务,是一种道德义务,而不是法律义务,夫妻一方以此道德义务作为对价与另一方进行交换而订立的协议,不能理解为确定具体民事权利义务的协议。忠诚协议限制了一方的人身自由权,有违法律规定。

中国2000年前就存在忠诚协议。

庄子行路偶遇一新寡妇人坐于坟前用扇子扇坟,不解问其意,妇人曰:“拙夫生与妾相爱,死不舍分,遗言教妾如要改适他人,直待葬事毕后,坟土干了,方才可嫁。妾思新筑之土,如何得就干?因此举扇扇之。”

故事中后叙,庄生含笑,想道:“这妇人好性急!亏他还说生前相爱。若不相爱的,还要怎么?”

我们回到故事中,凭什么女人在丈夫死后就不能立即改嫁?而且那寡妇还愿意遵守承诺,等前夫坟头土干了再改嫁,这不是信守合同的典范吗?如果说借助扇子,力图使坟头土快蒸发的行为不轨,放在今日,则完全可以套用“当事人为自己的利益不正当地阻止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已成就;不正当地促成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不成就”(合同法第四十五条)来解决。

但问题中最重要的是:婚姻中的夫妻约定效力如何,是个当前司法中难断的命题。

我们看到,出于成人两性情感的相互承诺,如山盟海誓,如相约结婚,也可称之为“协议”。然而,这种情感色彩极为强烈并与人生命运有关的协议,并不具有合同法上的效力,因为依据合同法,只能强制执行与经济目的或经济后果有关的协议。可是,婚姻自由的原则使得维系夫妻情感的婚姻外壳相对脆弱,于是,一种借助合同法理念维系夫妻忠诚的协议(也就是本文所称之“婚内情感协议”)开始出现。

由于《婚姻法》没有规定具体的赔偿标准,特别是对此类“忠诚协议”目前法学界尚有争论,最高法院的婚姻法司法解释草案对此没有涉及。

据说,最初的司法解释草案规定,只要协议是双方自愿签订并且不违反法律规定,法院应当支持。后来,起草人的态度发生逆转,又规定法院对这类协议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应该驳回起诉。因为最高法院的支持将助长捉奸行为,败坏社会风气。事实上,不少忠诚协议本身就是捉奸后的产物。

最高法院对忠诚协议打算干脆什么都不说了。

总之,对这种阴合同是否有效,最高法院不表态了!

难怪说“离婚要谨慎”,因为可能买了房,但人没了!为了买(卖)房离婚也是一种投机啊!

儿子:“那你们离婚后?”

妈妈:“我们那是骗人的,我和你爸爸感情很好,还不是为了给你买这套房。我们连分居都没有,当天去婚姻登记处离了婚,晚上回家还是在一起!”

儿子:“看来都是政策逼的啊!”

妈妈:“你看这套房,要不是离了婚,我们怎么供得起啊!没有这房子,你怎么会娶上媳妇?”

“看来,不单单爸爸妈妈那代人的婚姻与房子有关,自己这一代也是这样啊!”儿子想,“苦逼的中国人!”

“妈妈,姥姥是哪一年去世的?”

2014年就去世了!

“啊?60年了?娃娃去世那么早,也没过上好日子!

“是早了些。不过,你姥姥是早走早享福,先是为我和你爸爸结婚买房,后来是怕我和你爸爸感情不好后我没有财产(就是丈母娘不高兴法出台的时候),再后来是为了给你买房我和你爸爸假离婚,怕你爸爸弄假成真,你姥姥真是为我操碎了心,那时候有本书叫《我不是潘金莲》,就是写一个妇女假离婚超生结果假戏真作,上访20年的事。你不知道后来几乎每年房市都这样折腾一下,老人怎么受得了。早走早享福啊!”

儿子陷入了沉思,那些年不是讲“不折腾”吗?

“儿子,快到交纳土地出让金的时候了,你别忘了这事!”妈妈提醒说。

“不是说使用期限70年吗?我们是2013年买的房子?

妈妈笑了,“傻儿子,开发商可是2003年拿的地!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