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法律学堂

一个基层法律职业人的行与思

 
 
 

日志

 
 
关于我

有点理想主义色彩的基层法律职业人,著有《无法不谈:一个法律人的行与思》(海洋出版社,2009年6月版)、《离婚为什么》(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7月版)。qzfywxt#163.com qq:1312909156

网易考拉推荐

(被毙稿)五金城之殇  

2016-02-14 15:45:02|  分类: 如是我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金城之殇  

      1个2岁的幼童,2辆肇事车辆,18个默然的旁观者,1位拾荒老人……一段7分钟的视频,灼烤着国人神经。
      这座有着12年历史的五金集市,汇聚两千余家商铺,充满商机和诱惑,透过这7分钟的视频,清晰地看到了这个小社会里你、我、他,及各式人心。
     7天的抢救无力回天,小悦悦昨日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为何我们变得如此冷漠?”如果一件事情无法解释,那么一定有你所不知道的事实存在。在学者的观察中,这是当下信仰缺失、规则缺失、陌生人社会失序深刻背景下的一个缩影。

文/佛山日报记者 朱伟良、李锋  见习记者 张少鹏


     粉色连衣裙让小露在五金城里格外显眼,她独自在店门口玩耍,朱贤发坐在店铺里,一会低头接电话一会翻笔记本,不时抬起头看看外面的女儿。
     江西人朱贤发是广佛五金城27座“昌海五金”的老板,有一双子女,在黄岐读书。每日放学赶回店铺,孩子们边做功课边等待吃饭,有时他们也和小悦悦一起追着玩。
     小悦悦事故发生的第六天,接送孩子放学的校车直抵五金城门口,孩子们急匆匆地下车回店铺。此时,挂掉电话后,朱贤发抬头发现小露已跑到隔壁档口,他忙喊“快回来!”
   13日的狂风暴雨过后,五金城陷入另一场风暴,商户们变得惶恐不安,紧盯着放学后的小孩。


疏离之城
    广佛五金城至今无法平静。
    17日,20座的“金帝砂轮”的工人肖天明(化名)继续上班,对面商铺的电视再次播放“碾童”视频,他忐忑不安。
    38岁的肖天明来自湖北,在这里打工一年,仍然不习惯这里的生活。他说,人与人之间隔阂严重,所谓的熟人仅限于附近商铺,再远一点就没有交集了,很多人见面都很少招呼,即便打个招呼,就是问问对方生意好不好之类的。
     在这里,他没有一个可以敞开心扉聊天的朋友。空闲时,他喜欢静静地看报纸。
    肖的苦闷并非孤例。离事故地点仅数十米有一家磨具厂,老板娘杨小姐是山东人,已来这里8年。她说,和小悦悦父母并不熟,“见过几面,没串过门”。她平时走动最频繁的是对门的山东筛网店,而大部分时间呆在店里,很少理其他人的事情。
    一个现象似乎可以佐证。事发位置在新华劳保(20座N63、64)店一侧的门前外,与达江机械(20座N14号)交界。新华劳保对门是伶俐五金电器批发部(24座61号、62号),达江机械对门是少钰水暖(24座N12、13号)。
      不过,这四家店的老板彼此都没有患过一次门。伶俐五金的陈桂伶说,大家面熟,做的生意都不一样,各顾各的,姓什么都不知道。
      过去,人际交往依靠血缘和地缘展开,通过关系加上人品、声望让彼此间信任。但现在,人们的交往范围扩展,每天接触不同的陌生人,对象不断更换,且与交往可能仅此一次。关系、人品、名声等已不再是最有效的信任保障因素。在这种新旧交接的情势下,社会信任呈现一种空白状态。
    王持昌自2003年来到广东打拼,后在五金城经营“瑞鑫轴承”,生活圈基本都在五金城,他说,五金城的商户们多来自外地,河南、江西、山东、河北很多地方都有,每天关门后都是各回各家。
  在这样一个外来人口聚集地区,普适的社会规范并不清晰,生意人们更多的是把这里当作“讨生活”的战场。陈桂伶的父亲抽着烟,望向对门的新华劳保,“我们在五金城开了10年,两家说不上十句话。卖的东西不一样,说上话。”
   

逐利之城  
       肖天明认为事故的发生早有预兆,“这里的人唯利是图,他们都害怕惹事上身。”
    广佛五金城,地处广州商业繁华西出口南海黄岐,占地40万平方米,拥有商铺2000多间,汇聚全国各地五金工具、机械设备、建筑水暖,成为广东地区大型的五金产品批发市场。 
      17日中午,24座的筛网厂,离小悦悦被撞地点10米左右。店内,一名中年男子正盯着电脑,打理自己的淘宝店,1岁的女儿躺在婴儿椅上,靠在爸爸的座椅边。面对记者的采访,他漫不经心,每个提问都要等上一两分钟,表情冷淡应一声,又转头对着电脑。
       “生意很差,只能寄望淘宝店”,他说,“那个女孩和我大女儿同龄,我不知道18个路人是谁,更不想去了解。”见记者守在门口,他不耐烦道:“要做生意,哪有时间啊!”
      熙熙皆为利来、攘攘皆为利往的五金城,尽管商户们信奉“和气生财”,然而这一信条并没给五金城的人们之间带来更多温情与关照。
       小悦悦被碾,倒在血泊中,周边商户均称“没有看到”。除了当天暴雨,他们大多数归咎于生意忙碌。新华劳保老板说,当时自己在柜台盘点算账,工仔在搬货;伶俐五金的陈桂伶说,她正和客人谈生意,没留意到。
     18座某五金店的老板娘是第12个路人,她当时带女儿途经现场,匆匆回去跟丈夫惊惶说起。丈夫杨先生回应记者:“我当时也在忙着生意,分身乏术。”
       王持昌的老乡闫先生,两人几乎同时进入五金城。从山东聊城农村南下淘金,为的就是过上更好的生活,摸爬滚打数年后,闫先生衣食无忧,却怀念老家农村的简单,“那里的生活清晰、单线条”。
         现在,物质越发充裕,生活反而没了核心,“都是为钱活着,大家整天在算账!”他捡起一根螺丝钉,忍不住自嘲。
    市场经济的推进,追逐金钱和速度,趋利避害,个体容易沦为追逐物质和金钱的工具,而把良知和美德抛至脑后,社会也因此逐渐原子化。闫先生说,“生意难做,竞争太激烈了,即使是亲戚,如果是同行,也会有反目成仇的情况出现。”
     在救起小悦之前,  陈贤妹常背着蛇皮袋,卑微地穿梭于五金城拾纸皮,店主们都叫她“垃圾婆”。面对血泊中的小悦悦,这个瘦小的妇女说,“我没想什么,孩子那么可怜,我就去救了。”这是一种极为朴素、极为简单的逻辑,就像她三次推辞政府慰问金那样,“不是我自己挣的钱,我拿了心里不踏实。”


双面之城
       余明宝呆坐店门前,机械地包扎着鞋材。
       他无法忘记13日的傍晚:外面狂风大雨,雨水拍打破落穿孔的顶棚,“哗哗”落地,生怕雨水浸湿,各家忙于收拾货物。邻居王持昌的妻子曲女士将小孩抱回来,浑身是血,“她人都吓傻了,我们要她赶紧送医院。”说到这里,余明宝的妻子眼泛泪光。
      余明宝双鬓斑白,有两个孩子,都已成人。在他的金时鞋材进驻两年后,王持昌一家才到五金城。在他印象里,来自山东的两口子与27座商户相处融洽。小悦悦与一般的小孩不同,活泼而不怕生,常来他们的鞋材店,“她长得乖巧可爱,我最喜欢逗她玩。”
      偶尔余明宝会将小悦悦孩抱起,给她喂上刚煮的米饭,女童的笑脸和撒娇样深刻在他的脑海。“平时连米盐都互借,怎么可能不愿救小孩呢?”他有意识地放缓语气。
    悲伤的气氛弥漫五金城。18日上午,与小悦悦家相隔一条巷街的16座洪发劳保店,老板娘李姨放下手中的报纸,眼眶泛红,噙着泪光,“昨天看电视哭了,现在看报纸又哭。”
 “是我的话,我会拉拉声(快速)抱起来。” 李姨说。在多日的采访中,记者不止一次听到同样的话:“如果是我,我会立刻救起她,不会熟视无睹……”且话带愠怒。李姨有些困惑,身边的五金城并不是冷漠到连打个电话的人都没有?在她看来,这里也有着善良一面。
     前几年,隔壁商铺遭偷窃,李姨打电话通知商铺,最后大伙齐心协力将小偷抓住报警,小偷还被几个店主打得半死,几名妇女心软赶紧替小偷求情。“对小偷都能这样,对小孩子怎么可以如此无情。” 李姨纳闷,为什么会在这件事情上迷失?18个人真的没有善心?她摇头,不敢相信。
      14日凌晨,同在五金城开档的老崔出差归来,得知小悦悦的事情后,四处找关系,最后将女童从黄歧医院转入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治疗。老崔是山东淄博人,他开的档口与王持昌档口相距约100米,但老崔说,在小悦被撞前,他与王持昌一家根本不相识。
      做轴承生意的梁女士说,如果不是发生在五金城,路人对小悦悦的冷漠可能一样会出现。“人都怕惹是非被讹诈。”但梁女士也表示,对小悦悦这样一个幼女,不应该有这样深的戒备,孩子是无辜的。

 

迷失之城
        16日后,救起小悦悦的陈贤妹没有像往常一样,在下午4点多来到五金城内拾纸皮。她的善行被质疑是“想出名、炒作”,有好事者眼见丰厚慰问金,惊呼“阿婆这次发达拉!”
      面对居心叵测的质疑,陈姨很伤心,无奈地说:“做件好事都这么难!”
        “如此稀缺的善行,反遭误解,这是助人为乐的品德早已被功利的社会熏染。”中国法学会会员、佛山法律界知名学者王学堂指出,目前道德底线的突破主要是由于信仰缺失(唯利是图)、规则缺失(黑白颠倒、是非不分、好人不得好报)、陌生人社会失序(农耕文明产生的熟人社会向工商业文明产生的陌生人社会演进)造成了人们道德底线的沉沦。
      单纯的善举,变成了更为复杂的行为,并伴着各种不良的目的。在法律不完善的情况下,许多案件一次次将善行逼上悬崖。“电视上说彭宇案,帮人反被咬一口”,伶俐五金陈桂伶的父亲年过半百,他常将这个事例挂在嘴边,时刻告诫自己和女儿谨慎处事。
    “彭宇”案像被打翻的“潘多拉盒子”,变成一连串“集体旁观”事件的原罪。今年8月,天津市民许云鹤曾因扶起跨越护栏不慎跌倒的老太,被法院判定赔偿十万余元,又一次令人震撼。
     一起又一起的“彭宇案”刺痛人心,每当做好事不由得揣测人心,掂量轻重,“救死扶伤”的本能正在退化。即便是一个钱包落地,也不能轻易捡起,因为陷阱可能随之而来。问及13日如果他目击女童倒地时,陈桂伶父亲毫不讳言自己的谨慎态度:“我不会一个人扶起她,我让大家一起出来,打电话报警报120。”
      在李姨的劳保店里,一旁20岁出头的工仔说,如果是他,肯定会停下来打电话报警。而大部分接受采访的五金城商家,在为小悦悦扼腕痛惜的同时,都认为自己 “最起码会打个电话报警。”但起码之后,他们是否有更进一步的做法,是否会去抱起小女孩……很多人选择了缄默。
    17日下午,临近交货时间,广佛五金城内车流涌动。由于路面狭窄,来往人流不得不小心翼翼。朱贤发忽然感觉切肤之痛:大家都有小孩,或许某日自己儿女遭遇横祸,在城中的陌生区域,谁来施以援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a092b5d0100uxt9.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